avatar

目录
无名的故事

咖啡厅里有个怪人,但是我在通常的情况下要叫他先生。
出于有的没的职业素养,我到现在都能记住与他的第一次交谈时的场景。那是一个十分平凡的下午,外面以剧烈的姿态下着大雨,接着先生推开了门。我以正常的步伐走到他的面前:“先生,请问您想喝些什么?”他并没有摘下那顶帽子的打算,只在深深的帽檐下瞥了我一眼,以警惕的口吻说:“卡布奇诺,要糖和奶精,不要下毒。”
天可怜见,我作为一个小小的服务生,并不会做出这种可怕的罪行来,于是我用着偷偷的方式给他贴上了怪人的标签,并在暗地里希望他别做那种回头客。但总是事所愿违,正如你们所看到的,他开始以每天一次雷打不动的频率来到这家店里。两点过七分,警车例行的巡查刚过,他便会推门而入,挑一个能使离所有人的距离之和最大的位子坐下。这之后若再有人来,他也不会移动自己的座位,只是如同变成僵尸一般,以僵硬的姿态坐着,正对着那个人直到他离开。他从不会唤我过去,但每次我经过他身旁时,他都会举起那个他自己带来的骨马克杯,要求我给他续满。
不过我称他为怪人,还有另一个原因。他似乎是一个文书工作者,每次坐定之后,待无毒咖啡续满,他就会从怀中掏出几张纸与一只笔,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,如果有人接近,他就在立刻之间把杯子打翻,以毫不怜惜的姿态将那几张纸变成一滩湿垃圾。虽然我对我制作出的咖啡并不保有多么大的信心,但是看着它们被这样处理还是会心怀不满。
我与他的交际若一直都到此为止也就罢了,但是今天有些不同寻常。似乎是为了表现出接下来发生的事情的不同寻常,本就门可罗雀的店面里今日居然只有他一人,这让我有些害怕。但是生意总归还是要做的,在上完咖啡之后,因为无事可干而百无聊赖的我,开始好奇他究竟在写些什么东西,便走着悄咪咪的步伐走至他的身后,而他今日也似乎因为过分激动而没有注意到我的到来,于是我第一次看到了纸上所写的东西。“什么嘛”,我撇撇嘴:“这不只是小说而已吗。”这样一来终于叫他发现我了,这下可惹了大祸。他像个受惊的兔子一样四处逃窜,接着又向我冲来,最后他又坐下了,姿势颓然,吐出了我认识他以来最多的字。
“如你所见我是一个天才的小说家,成千上万的人想偷走我脑子里的主意。你知道的,干我们这行,主意最顶事。我前不久刚刚想出来一个颠覆性的点子,但是你把它毁了!现在这个点子不再是独一无二的了!”
他冷静了好一会儿,想到个主意:“这样子,只要我把故事告诉你,那你就只是第一个知道这个故事的人了,我的点子也就不会浪费了。”他开始兴奋起来,随手抓起桌上的咖啡杯,一饮而尽,接着露出了怪异的表情“不过你做咖啡这水平还真次。”
“点子是这样的,世界因为人们使用形容词完蛋了,所以这部小说也会不使用任何一个形容词。这个世界是……”我打断了他手舞足蹈的演说,“请问不用形容词该怎么描述东西?”他爆发了更加勃发的兴致:“我们用形容词来描述名词对吧,那么如果我们要描述动词该怎么办?我为了这部小说专门发明了一种新的语法,我决定叫它副词!”他见我仍是一脸迷惑,就开始举起例子

END

这篇博文源自于一个脑洞的划过,产生到写完以上所有之间隔了一个小时,接着脑洞就迅速痊愈了
其实故事本身和我最初的设想有那么些距离,我想写的是一个不存在副词的世界下的故事,整个世界诞生自不入流小说家的一次练笔——当他终于用到副词的时候,练笔结束,世界也随之终了。于是揭开这一切的理所当然是另一个不入流小说家——他在试图不依赖形容词写作的过程中理所当然的创造了副词,于是一切也理所当然的结束。不过很显然我作为一个懒狗在把脑洞里80%的东西写下来之后就拉胯了,完全没能把这些写上去,或许过些日子永远不会会补完吧。